千裡快哉風

不负责脑洞。1

窗外在下雨。


李英超看着李振洋,问他。


“学长,你名字里的振是哪个振?能不能写给我看看啊。”


李振洋眨眨眼,想不透现在的小孩肚子里有什么花花肠子,但是少年眼里破釜沉舟般的执拗他能看出来。也就顺着小学弟递来的粉笔,在小学弟刚擦得干干净净的黑板上写字,还被提醒要竖着写全名。


好吧好吧,写就写,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。


歪歪扭扭说得上丑的字,李英超就一眨不眨,盯着看。每写一笔,这个小孩的脸上就多一份满足,眼里添一份快乐。


最后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,在李振洋放下粉笔的一瞬间,抓起可怜的那只粉笔,在丑兮兮的名字旁边,气势恢宏地写下自己大名。

——李英超。


白...

ONER即时文学 一 5/23

勿上升。


“洋哥。”


黑暗里丝丝踱过来的脚步声让木子洋有些怕,他想起还没来得及挂到床头上的桃木剑。接着就听见灵超带着浓浓沙哑的嗓音,疲倦和烦恼揉在一起,从走廊小夜灯的昏黄光晕里透出来。


木子洋看见他小弟眼眶下青黑的痕迹,方才那点毛骨悚然变成黑夜里的一团灰飞烟灭,只剩下心里的叹息和心疼。


刚从长沙飞回北京,突破机场的重重围困,好不容易可以回家睡个觉。而未成年充沛的精力和充沛的忧郁,在尚不熟悉的新地方潜滋暗长。


木子洋没说话,半信半疑觉得自己在做梦。灵超也就只站在门口,手里抱着没有枕套的枕头,眼睛直直看向木子洋。


灵超问他。

“洋哥,这就是出道之后吗。...

我尖叫旋转跳跃哭泣,我爱bc221一辈子。

【薰晃】Years-The first morning

十年后薰和十年前晃的故事。
OOC少许,自我产物。
接受OK?
GO↓

——

晃牙最近总是做梦,梦到一些虚幻迷离的景象。梦里漂亮的金发在他眼前摇摇晃晃,如同沾染了阳光,而晃牙却没由来地觉得烦躁。
梦总是会在清醒之后被遗忘,但重复不断出现的梦境也会在记忆里留下什么,晃牙终于在一天早上惊醒,回想起不断出现在梦里的金发究竟属于谁——羽风薰。

薰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,就在太阳在城市上空露出半个头,彻彻底底把晨曦洒在房屋上的时候,那家伙就真的沐浴在阳光里出现了,站在床边。

晃牙愣住了,隐隐觉得不对劲。

这应该是个双休日。

这个床好像太大了。

这个人也有点奇怪。

电光火石之间,他惊愕的瞪...

【银帕】听风是雨 0

*现代同居恋人设定。
*私设一堆,是爽文。
*接受OK?
*Go↓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帕洛斯醒来的时候,床前挂钟的时针刚刚划过数字七。他掀开被子打量身上斑斑点点的印迹和横在腰侧的手臂,第不知道多少次暗自感叹这黑白的肤色差,随即动了动身体准备从被子里出来。

然后搭在他腰侧的手臂迅速收紧,拽着帕洛斯重新倒回床上。帕洛斯感觉到一股热气吹在他耳后,忍不住为自己今天的出勤担忧。

银爵醒了。

那双在黑夜里亮得可以和灯泡媲美的眼睛,在眼光下却是普普通通的银白色。帕洛斯心里哼哼着,又被银爵啃了口脖子。能同床共枕还睡着已经实属不易,怎么还指望能走得悄无声息。

接下来应该是情侣之间小...

【宗みか】无题

“お師さん、お師さん♪ んああ~感觉身体里满满的、心脏里也满满的!是不是这样就变成老师更优秀的人偶了——?”
“…像你这种大脑空空的人偶、也只有身体充实得不可思议了吧。”

——以下是仁哥得知后复述的前因后果。

(别名:后妈为了爽而掰出的奇怪理由)

为了拍摄新专辑而被要求表情“魅惑”的影片みか,并没有相应的经验,也无法理解来自斋宫宗的严格要求。

“更多地想象女性○爱○潮时的表情啊!?”

宗最后留下了这样的要求。

不甚了解的影片无奈之下选择寻求好(gui)友(mi)——鸣上岚的帮助,并进行了热烈而深切的单方面科普教育。

挥手作别后,影片来到了由仁兔掌管(不是)的放映部,并满怀希望地询问...

侯爵的玫瑰花开在宫殿般庄园的深处,花架挤挨着并排绵延,目力所及几乎尽是粉色。年轻又亮丽的颜色为侯爵所喜,原因之一不过如此。
而另一个原因,让他的执事先生头疼不已。微风过处,眼花缭乱。浓郁香味掩盖人的气息,他根本找不到再度偷跑出来的少爷藏身在哪一丛玫瑰花的后面。

同样年轻的执事先生皱了皱眉,担忧无奈都写在脸上。举目茫然间,有道风在他眼尾重重拂过,就像有谁用手指戳了戳那颗泪痣。
下一刻,花丛中一抹没什么耐性的粉色终于暴露了自己。三分稚气三分傲慢的表情,那张脸上余下的不满遮不住他眼中的兴奋。

姬宫家年幼且充满潜力的长子,最年轻也最强大的侯爵,皇帝殿下珍爱的这位姬宫桃李,在此时仰仗他与生俱来的元素亲和...

【银帕】Birthday

*原著已恋爱设定
*接受OK?
*Go↓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他们从早上开始就一直在迷宫里闲逛,帕洛斯就觉得不对劲,好像银爵在瞒着他什么——而银爵不想告诉他的事情、他是猜不出来的,已经算有进步了,刚开始他连银爵有没有瞒着他东西都不知道。作为一个骗徒。这俨然是非常不合格的,毕竟从他们会面的第一刻起就已经彼此提防。万万没想到,不久后的现在却是这样奇异的关系。

他们是恋人,刚刚开始恋情不久、正应该是热恋期的恋人。

算了算了,就这样吧,就算是作为恋人我也是非常合格的,无论对象是同性还是异性,难道从前装模作样的虚与委蛇还少吗?帕洛斯跟在银爵身边一边走一边悠然自得地想着。

银爵不这...

【英宗】一线之隔

一辆车车。
混乱大背景下的爽文。有涉英宗兔。
是自己为了爽搞出来的世界观。
失败的人偶师斋宫宗和人类皇太子天祥院英智。
下药+强○。
OOC少许。
谨慎食用。

英智坐在特别看护病房的病床上时,大部分时间都用来发呆了。

枕边的MP3里有些陈旧的歌,英智偶尔还会不自觉地哼出声的曲子,比如想起曾经梦之咲混乱散漫时代的时候。床头柜最下面压着一些积了灰的笔记本,没有带回家里或者学校里,也没有扔掉或者销毁。

每一页的内容他都还记得清清楚楚——第三页的乐谱,第二行第三节,那几个音符是拜托凪砂为了连上前后段落而想出的;倒数第十页的涂鸦,是日和擅自画上去的自画像;封底有纺的寄语,因为这本笔记本就是纺送的礼物。空白处还有自己空闲时的随笔,大多笔迹凌乱潦草、更多是现在看来非常过分的言辞和计划……

英智笑着叹息,正在输液的右手上食指微微弯曲,他没有把那个不属于「皇帝陛...

O N E R

© 千裡快哉風 | Powered by LOFTER